请百度搜索合肥诉讼网关键词找到我们!

转包分包

施工承包商肢解分包有哪些问题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11-30     浏览次数:    

建筑法禁止的不仅仅是业主的肢解发包,也包括承包商的肢解分包,随之而来的就是承包商的最小分包单位的问题,如果要求其和业主的一致,那么,在以单位工程为最小发包单位的地方,施工总承包商就没有进行分包的余地了。故一般来说,承包商允许的最小发包单位应比业主要至少低一个级别,如《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关于进一步规范北京市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发包承包活动的通知》第2条,允许将专业工程作为总包的分包单位: “对单位工程中部分专业性较强的专业工程,建设单位可以与总承包单位在合同中明确约定,由总承包单位依法分包给具备相应资质的专业承包单位。”又如《上海市建筑市场管理条例》第24条: “……施工总包单位可以单位工程为最小标的,分包给其他施工单位。”

需要注意的是,《上海市建筑市场管理条例》对单项工程和单位工程的定义,与国家标准有所区别,其所谓的“单项工程”实为国家标准中的“单位工程”,其所谓的“单位工程”实为国家标准中的“分部工程”。因此,上海市的肢解分包标准,与北京市其实是一致的。

但是,同时有很多地方规定中,仅对作为发包人的业主进行了限制性规定,而对承包商却只有原则性规定,而无具体限制,如《广西壮族自治区建筑市场管理条例渗,先是规定了发包人不得将单位工程进行肢解,但对于总承包单位的分包,只是规定应经业主同意,至于什么程度的分包是违法的,却没有予以明确。从工程实践的角度来看,承包商的最小分包单位是否能够更低,直至分项工程呢?承包商进行这样的分解,从后果和影响上看,也许已经构成肢解分包,但由于在大多数地方都没有关于肢解分包的明确标准和依据,也会带来实践中的困惑。因此,在制定肢解发包标准的同时,肢解分包的标准也不容忽视,否则只堵截业主一端,而承包商在分包时却自行其是,仍然无法达到控制肢解工程的目的。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655185500
浏览手机站